填补空白!我国设立首个脑科学本科专业

国内高校将首次在脑科学领域展开本科生教育。近日,浙江大学成立脑科学与脑医学学院,拟设生物医学(神经科学方向)和临床医学(神经精神医学方向)两个方向,填补本科神经科学专业的空白。

“目前脑科学的研究生主要是生物学和生物技术专业毕业的本科生,他们在本科生阶段几乎没有受到神经科学相关的知识教育,这不利于他们科研工作的开展。”中国科学院院士、浙江大学脑科学与脑医学学院院长段树民表示,脑科学是高度交叉融合的专业,需要数理化、计算机、信息学、生物学、医学、生物医学工程等领域的背景知识。“从本科阶段就为学生提供交叉学科教育训练,能为其脑科学研究的职业发展提供有力支撑。”段树民强调。

脑科学,是目前最具挑战性的前沿学科之一。“脑科学研究的规模和需求已经大大超过了众多的一级学科。但我国普通高校提供的400多种本科生专业中,没有神经科学专业。”段树民说。

答好“大考”,补齐基层治理短板。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强调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村、社区等基层是防控疫情的第一道关卡,“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必须将基层治理这个基础建强。要补齐基层党组织建设短板,要把这次在疫情中建立起来的小区党支部、楼栋党小组等基层党组织通过长效机制健全、建强,把党的领导延伸到更底层。要补齐基层人才短板,要把在这次疫情中担当作为、身先士卒的基层工作人员、群众代表等吸收进基层治理的“管理员”队伍,让优秀的人来推进基层治理。要补齐发动群众短板,要把这次疫情中建立起来的党群、干群联动机制保留起来,平时注重为群众排忧解难,当好群众贴心人,引导“党有所呼、民有所应”成为群众的思想和行动自觉。

浙江大学也在2018年启动实施“双脑计划”,推进脑科学与人工智能研究融合。在两个本科方向的培养中,学院还会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我们很快会设置与人工智能交叉的神经工程本科专业方向,培养精通大脑工作原理并将其应用于类脑人工智能的创新人才。”李晓明说。(记者张盖伦)

神经精神医学方向以胜任力为导向,培养具备良好人文、科学素养和职业操守,具有扎实专业知识、优秀临床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创新性高素质神经医学人才,主要是培养高水平的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医生和精神科医生。

他解释道,我们通常所说的“脑科学”,与更为专业的表述“神经科学”,在很大程度上是重叠的,但后者的研究范围更广。

脑科学研究与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密切相关,其不仅要解决最具挑战性的前沿科学问题,也要帮助攻克严重危害人们身心健康的脑重大疾病。

(责编:实习生(李沐霏)、熊旭)

神经科学方向主要培育具有扎实神经科学理论知识,具备神经科学研究创新实践能力,拥有国际化视野并饱含人文家国情怀,兼备正确人生观和价值观的神经科学研究与实践创新的复合型拔尖人才。

脑科学与脑医学各有侧重

段树民一直致力于推动我国脑科学的发展。他告诉记者,脑科学的前沿性和挑战性决定了脑科学研究的长期性。“十年植树,百年育人。我们相信,坚持长期的、高质量的脑科学和脑医学教育,将为脑科学研究和脑疾病诊治持续输送一流人才,并为我国的脑科学研究和脑疾病诊治做出重要贡献。”

对大众而言,吉赛尔·邦辰(Gisele Bündchen)就是健康积极的心态寓于强健的体魄一语的最佳例证。这句话也是她的人生箴言。

浙江大学医学院常务副院长、浙江大学脑科学与脑医学学院教授李晓明介绍,学院设立的两个本科专业方向,就是要面向未来培养高水平脑科学创新研究人才和高层次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和精神科医学人才。

人才缺口带来培养需求

浙江大学脑科学与脑医学学院副院长周煜东表示,《“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明确指出要加强脑医学等社会紧缺高层次医学人才的培养。“目前脑医学相关领域医生定向培养极少。据统计,全国精神科医生缺口在10万人以上。培养高水平脑医学人才已经成为事关国家发展的重大社会需求。”周煜东强调。

在一个学院同时设置脑科学和脑医学两个方向,也为不同方向学生的交流和交叉培养提供了机会。李晓明说,这有助于实现科学研究与临床实践的对接,进一步培养复合型人才。“脑科学(神经科学)与脑医学(神经精神医学)实质上是一体两面。一个优秀的脑科学研究者必定要从脑医学的临床实际问题出发;而一个杰出的脑医学临床专家也必定要从基础创新研究中汲取养料。”

答好“大考”,补齐国家治理短板。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要加强法治建设,对照疫情防控这面镜子,有针对性地推进法律的改革完善,例如完善传染病防治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等法律,抓紧出台生物安全法等法律,严格实施市场监管等法律。要抓实制度建设,坚持全国一盘棋,建立反应更加快速、运转更加高效的重大疫情防控、应急物资保障等制度体系,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效果更加显著。关键是要以问题为导向,无论是加强法治保障还是制度保障,都要立足解决实际问题,要针对疫情应对中暴露出的预防预警、应急处置等方面的问题,对症下药、靶向治疗,才能见疗效。

答好“大考”,补齐城市治理短板。“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城市治理的核心在人,补齐短板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要把“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作为检验城市治理工作的标准,突出问题导向,切实把人民群众反映的问题解决。要运用系统思维,城市是个统一的有机体,必须以绣花一样精细的治理来锻造一流的战斗力,要把疫情中建立起来的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联防联控机制进一步完善,推动长效落实;要学习借鉴疫情防控表现优秀城市的经验,把在应急管理、公共卫生管理、市场监管等方面的制度进一步完善,不断提升城市治理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管理水平。要建立区域化关键物资保障体系,加强工业区域化统筹发展,推动在区域形成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努力实现关键时刻拿得出、调得快、用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