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差评背后的利益链条职业差评师组团敲诈商家、用户与平台谁决定删不删评论

确定了删除的规则,并不意味着删除的结果会让各方满意,毕竟恶意的标准过于主观。

在消费者周蕙(化名)看来,差评是她的权利。

如果这不是一条恶意差评,赵磊还能不能向平台申诉删除?

创业热度不减。从日出到日落,一天之中,中国大地上便有1.65万户企业新登记成立,同比增长12.3%。

立夏时节,万物繁茂。千千万万的中国企业,正展现出新的更加充沛的活力。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发布公告,对新起草的《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拟规定,网络交易经营者不得删除用户不利评价。

同发布恶意评价一样,删除恶意评价的权力也可能被滥用。

21世纪经济报道得到的判决书显示,7人团伙共作案15起,通过相同的手法进行敲诈勒索,敲诈金额最多的8888元,最少的1500元,他们从被敲诈商家购买的电脑主机全都退款未退货。

童某选择了报警,深圳龙华警方最终抓获了曾某等7名利用差评敲诈勒索商家的犯罪嫌疑人。这7名差评师都是“90后”,最大的不过1991年出生,最小的刚满20岁。

事实上,由于评价太过于主观,目前的法律法规没有对什么是恶意评价、恶意评价应当如何规制进行明确规定,甚至相关规定存在争议。

有一次,她死磕客服一定要让差评展示出来。

差评师:组团敲诈勒索

今年1月1日起,我国开始实施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政策。仅企业所得税减税这一项政策,便惠及1798万家企业,98%为民营企业。自4月1日起,又通过深化增值税改革为企业送上“大礼包”——制造业、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税率均有所降低。5月1日以来,实施社保费率企业上缴比率下调政策。更多利好还将落地:7月1日起,减免不动产登记费;扩大减缴专利申请费、年费等的范围……政府收入做“减法”,换来企业效益的“加法”、市场活力的“乘法”。

朱巍认为,首先,原则上不能删除。其次,对于恶意的、侵权违法的评价,评价者要承担法律责任,现在网络实名制都落实了,可以按照溯源机制找到他们。

“虚拟世界中人们靠什么来建立信任,不就是靠平台上积累的评价吗?网络上的产品和服务有好有坏,评价肯定也就对应地有高有低。对商家和服务者来说,一个差评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收入,但消费者心里不满意,表达出来又有什么问题呢?”周蕙说。

抓住机遇、迎接挑战,你追我赶、不甘落后……中国市场处处洋溢着蓬勃的朝气,企业发展正迸发出巨大的活力。活力的背后,有中国经济强劲的内生动力作为支撑,有中国市场雄厚的内在潜力提供保障,更有营商环境的持续优化在源源不断地释放红利、滋养企业。

“在对待差评的问题上,消费者和商家永远有着不同的立场。”周蕙很明白,差评之所以存在争议,就是因为商家和消费者存在着天然的利益对立。

一条差评的背后,是一个生态。差评是公开的,潜在消费者看到这条差评,会不会就此把商品清出购物车?差评是被记录的,平台看到这条差评,会不会对店铺降权限流?

推进“放管服”等一系列改革,让企业更加“自在呼吸”。

围绕差评产生的利益张力,监管部门、互联网平台、商家、消费者应该如何博弈,维护生态的健康?

他们每次确定的敲诈勒索目标网店有1至5个。网店产品完成交易后,资深“老鸟”带领“小白”学员,以各种理由向卖家索取钱财。在敲诈完卖家之后,他们还会让卖家在店铺首页加上“蓝宫”LOGO,声称这表明该店铺是受他们“保护”的,其他恶意差评师就不会再来找麻烦。

早在2013年全国首例恶意差评师案中,以被告杨某为首的12名“恶意差评师”就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并处罚金;2019年1月,全国首例电商平台诉差评师案迎来判决,杜某等三人在构成敲诈勒索罪、受到刑事判决后,又被淘宝以“一元官司”诉至法院,最终被共同赔偿淘宝损失1元、合理支出2万元。

“一旦允许网络交易经营者可以删除用户不利评价,就可能衍生出有偿删帖,或称为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的‘筹码’。”朱巍说。

消费者:差评是我的合法权益

互联网平台:谁决定删与不删

“消费者一不顺心就随手给个差评的情况也有,没拿到理想的折扣就拿着差评来报复商家的情况也有,但毕竟是少数。怕就怕那些别有用心、专门要用差评来敲诈勒索的人,也就是所谓的职业差评师。”赵磊说。

职业差评师已形成产业。据报道,职业差评师蒋某龙成立了一个线上“蓝宫DM联盟”,通过QQ、微信等平台招收学员跟随其“敲诈勒索”。

“当时确实是我的消费体验不好,给了商家一个差评。这条差评明明已经显示出来了,但等我第二天再去看评价时,就消失了。”周蕙直接投诉到了平台客服处。客服告诉她,因为商家将其申诉为不合理评价,通过后将评价内容给隐藏了。

正在消失的职业差评师、恶意差评等现象会不会有所抬头?

创新热情走高。性能超群的折叠屏手机、科技感十足的无人驾驶汽车、智慧灵动的工业机器人……春天里,不少矢志创新的企业迎来了新产品的“爆发期”。一季度,我国制造业技改投资增长16.9%,比全部投资快10.6个百分点,体现了企业专注创新、加快转型升级的强烈愿望和积极作为。

2017年3月,淘宝店主童某看到,他店铺内鲜有差评的一个“爆款”电脑主机,收到了一条有些奇怪的差评。

企业是经济的基本细胞。辨识当前中国经济,不妨先看看今年一季度中国企业集合而成的总体表现。

2008年大学毕业后就与朋友创业的赵磊认为,差评对于商家的经营影响很大,一两个差评就可以让爆款商品的流量大跌,网络上传言十几个差评就可以搞垮一家网店并非夸大其辞。

根据周蕙的经验,消费者会给出差评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买一件衣服有色差、物流服务体验不好、点个外卖口味不对……

这些被商家又恨又怕的职业差评师到底是怎样一群人,他们会受到法律怎样的惩治?

蒋某龙首先招录“恶意差评师”学员,每名学员需缴纳会费1600元(专业级)或2800元(领英级)。培训结束后,由“导师”(行内术语叫“老鸟”)在多个知名度较高的电商平台搜索目标网店作为敲诈勒索目标。

“我店铺内所有的商品都有3C认证、进货发票,保质保真,但这条差评费了很大功夫写了400多字,非要说我的产品有质量问题。”

民营企业干出“精气神”——规模以上私营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6%,比上年同期加快4个百分点;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长9.9%,占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为40.6%,同比提高2.3个百分点。

但如何规制职业差评师?朱巍认为,应该引入“通知-删除”原则,商家遭遇恶意差评后向平台申诉,即通知平台,平台需要告知发表评价的用户这则“通知”,在透明的规则下删除评价。否则发表评论的人会搞不清是商家还是平台删除了评论,从而无法继续通过诉讼等渠道维权。

为实体经济注入金融活水,让企业更感“脚底生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一些平台对于差评多的店铺和商品,会进行流量限制。但对于不合理差评,则给商家提供了申诉通道,申诉成功后,会给予限定数量的差评删除或隐藏。

2018年6月,深圳龙华法院对这一差评师团伙进行了刑事判决。法院经审理后认定,7名犯罪嫌疑人故意以差评相威胁,对网店店主多次实施敲诈勒索,判决这7人敲诈勒索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至两年不等,并处罚金。

中央企业实现“开门红”——累计实现营业收入6.8万亿元,同比增长6.3%,23家央企收入增幅超过20%;实现利润总额4265亿元,同比增长13.1%。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继续练好内功、办好自己事,加快市场化改革,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推动产业优化升级,支持企业做大做强,提高国际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今年以来,我国在营商环境已有很大改善、国际排名大幅上升的基础上,进一步打出优化营商环境的“组合拳”。

印发《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启动第四批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推进石油天然气电力等重点领域改革;颁布《外商投资法》,着手压减外商投资负面清单;设立科创板及试点注册制……今年以来,我国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继续削减行政审批和许可事项,使市场机制更加灵活、市场竞争更加公平,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进一步发挥。

一个由7名“90后”组成的差评师团伙,被深圳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7个月至2年不等的刑期,这是最新一起打击职业差评师的刑事案例。

活力,诠释着过往、注解着当下,也积蓄着希望、孕育着未来。尽管当前国际经济环境严峻复杂,经济运行仍面临下行压力,但广大企业仍持有对未来的坚定信心,饱含着对前景的美好憧憬。3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5%,比上月上升1.3个百分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8%,比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工信部对1.5万家企业的调查显示,2/3的企业表示订单情况良好。先行指标和调查情况均表明,企业的市场预期正在明显改善。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能否删除差评在电商法立法过程中就已掀起了一场大讨论。

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让企业更能“轻装上阵”。

童某提出退款退货、让对方凭票报销维修费用等各种解决方案,买家都不接受。一番沟通后,对方提出索要8888元“补偿”,还不退还电脑。

在周惠看来,一条评价是否合理、标准如何衡量,应该有更客观的方式,而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给商家太多的权限。否则,有利于商家的好评就能呈现、不利于商家的差评就被处理掉,这样的评价体系对消费者就没有参考价值了。

商家、消费者、职业差评师围绕差评的去与留产生的利益纠葛,全被抛给了平台。

差评师是这个生态中的幽灵,他们捏准了卖家害怕差评的心理,往往索走商品价格几倍的“赔偿”。

在公检法机关的刑事打击,以及电商平台的民事索赔下,职业差评现象已有明显收敛。

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今年以来,我国为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多措并举为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增强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一季度,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1.44万亿元;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为6.87%,比去年低0.52个百分点。

上述7名“90后”差评师,近日也刚刚被判决向电商平台进行赔偿。

用户评价不只出现在电商,在外卖、视频、论坛等互联网产品中,差评都直接影响产品和服务的推广。可以说,用户评价已成强互动的互联网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件“爆款”商品突然有了一个差评,在网上卖原创服饰的赵磊(化名)忐忑地联系了给出差评的买家,万幸这不是一名职业差评师。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4月30日发布公告,对《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面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其中规定,网络交易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删除用户不利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2019年正式实施的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删除消费者对其平台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的评价。